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0日报收0.72港元后停牌-湖南卫视新闻当事人
点击关闭

超过亏损-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0日报收0.72港元后停牌-湖南卫视新闻当事人

  • 时间:

男童劝老人反被打

公告顯示,早在2017年3月31日,酷派集團表示,需要更多時間提供本公司審計師要求的資料,而審計師需要更多時間進行2016年年度業績之審核,2016年年度業績可能將延遲發佈,當日起臨時停牌。

6月初曾發佈新手機在6月初,沉寂許久的酷派在其大陸官網上公布了一款名為炫影N10的新機,參照配置該機規劃應該屬於當前的千元性價比機型。

停牌至今已超27個月的酷派,終於趕在被強制退市之前恢復上市了。

今日,停牌27個月的酷派集團終於復牌,但復牌之後,公司股一度暴跌逾60%,隨後跌幅收窄,截至發稿,酷派集團下跌約47%,股價報0.38港元,成交額超2.7億港元。目前公司總市值19億港元。

最近三年,酷派已是連續虧損、岌岌可危。按人民幣計算,2016年-2018年,酷派營收分別為71.29億元、28.24億元、11.19億元,分別虧損39.18億元、22.36億元、3.59億元,三年累計虧損超過65億元。

公告顯示,聯交所此前對酷派施加復牌條件包括,刊發上市規則規定的所有未刊發財務業績及解決任何審計保留意見;進行適當調查以解決本公司核數師提出的審計問題;向市場通知對股東及投資者而言屬重大的所有資料以便其評估公司狀況。

又一昔日國產手機巨頭股價遭到重創!

在2019年3月31日,謀求在港股復牌的酷派接連公布了2018年中期報以及年報,業績表現慘淡。2018年,酷派營收12.77億港元,期內虧損4.1億港元,流動負債超出流動資產約11.63億港元,資產負債率超過80%。

在現金流極其緊張,員工被裁掉了大半的情況下,酷派的未來走向何方,是否真能在手機行業堅挺下去,還有待市場驗證。

資料顯示,加入酷派前,陳家俊自2015年5月至2018年5月及自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曾擔任深圳市京基百納商業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及總裁。陳家俊另一個身份是酷派集團的實際控制人、京基集團「二公子」。

未來將發展房地產?當前,酷派董事會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今年1月17日,酷派宣布陳家俊獲委任為執行董事、行政總裁及本公司提名委員會成員。與此同時,酷派董事會重選梁兆基為執行董事,其也是京基集團旗下舊部。

換帥后的酷派,前景並不明朗。在手機市場早已進入下行區間的背景下,國內市場已經很難看到酷派手機的身影。酷派未來戰略是發展房地產,還是智能手機?

截至目前,陳家俊通過Kingkey Financial持有酷派17.83%股權,為酷派第一大股東;Zeal Limited持有酷派10.95%股權為第二大股東;創始人郭德英則通過Data Dreamland持股9.20%,為酷派的第三大股東。陳家俊擔任酷派的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

酷派集團在郭德英時代置辦了大量優質土地,主要包括超過3萬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產業園酷派信息港地塊,以及佔地面積超10萬平米的東莞松山湖地塊等,此前有分析認為這些地塊價值超過百億元。京基系的入主對酷派土地開發又有了想象力。

近三年虧損65億,估值被調至0元

在6月12日,易方達基金髮布公告,6月11日起,對旗下基金對持有「酷派集團」按照0.00港元/股進行估值。

停牌27個月終於復牌7月18日晚,酷派集團發佈公告稱,由於已符合所有復牌條件,公司已向聯交所申請自2019年7月19日上午9時起,恢復公司股份于聯交所買賣。此前,酷派集團股份自2017年3月31日起暫停買賣。

這說明,酷派確實依然在投入手機研發銷售。但公司的基本面已經發生巨大變化,除了業績巨虧,2018年年報顯示,酷派的研發支出僅投入1億元,相對同類科技公司來說毫無可比性公司現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1.48億元。此外,員工人數銳減,整體的員工人數已經由2017年度的1421人腰斬至637人。

但是酷派的年報中還強調稱,其目前的主營業務仍為開發銷售智能手機,並將繼續投入更多資源用於研發。智能手機的開發的及銷售是本集團當前主要業務並將2019年繼續作為本集團的主要業務。

酷派集團於2017年3月30日報收0.72港元后停牌,2017年7月被大幅下調估值85%,按照0.11港元進行估值。上述公告發佈后,直接將估值歸零。

今日关键词:港大取消毕业典礼